天天干-夜夜啪_天天操-天天啪-天天射-天天日-天天撸-天天在线视频-免费在线电影超碰在线视频

換妻——淫蕩的旅途




一、旅途的第一天

昏暗的燈光,柔和的音樂,我躺在這個度假酒店的豪華套間裡面,緊緊摟著一個名叫小雲的女人,她那堅挺的雙乳正緊緊地貼著我的身體。小雲是別人的老婆,我們之前並不認識,而我們第一次認識時便已發生了性關系。

小雲的嘴唇火熱,乳頭用大得異乎尋常的力氣頂著我的胸膛,性感的胸部貼著我的身體變成了一個大圓餅。啊,肉棒在小雲穴裡帶著大量愛液滑動的刺溜刺溜感覺實在太過美妙,熱熱的,暖暖的。這個時候,我似乎把小莜給忘了,她是我的老婆,而這個時候,她正在隔壁房間,陪另外一個男人在床上翻滾,想必小莜的表現不會比小雲差的。

我們一共三對,我和小莜,阿易和小豔,阿松和小雲等,我們在網絡上互相認識之後,相約來到這個偏僻的度假酒店,開啓我們充滿激情的旅程。小莜上次讓陌生人弄到差點殘廢之後,我決定選擇這種全程都能跟著看的。

今晚,我選了小雲,這是一個正常的換妻聚會。小莜是我妻子的化名,我們彼此都不留下真名,也算是保護大家的隱私。當然,別人的名字也都不見得是真的。

小雲在我耳邊發出輕聲喘息,她那火熱的小洞含住我的肉棒,一吞一吐,愛液似乎已經滴到被單上面,我倆的交合之處一片濕。我用力抓住小雲的乳房,把她的乳頭放進嘴裡吮吸,小雲的叫聲真好聽。不過我還不習慣小雲的乳房觸感,這方面顯然小莜要強很多,她有一對迷死人的挺拔大奶。

「啊~啊~啊啊啊~」小雲高潮了,她抓緊了我的手臂,小穴配合地做著收縮動作,滾燙的愛液包圍著我的肉棒,同時也把我推向了巅峰。一番雲雨過後,我把滾燙的精液留在了小雲體內,小雲一臉幸福地趴在我身上,溫玉滿懷,夫複何求?過了半響,我突然想起了小莜的情況,眼前隻有小雲可以溝通,于是我對她說:「雲兒,不知道我老婆在另一個男人那,有沒這麽舒服?」「你個壞蛋,想知道的話,自己去看啊。」小雲在我鼻尖上按了一下,害羞地地笑了。

「怎麽能進去打擾別人呢,我們可都得尊重一下別人,不是麽。」我嘴上這樣說,實際想看妻子在別的男人那是否快活的想法,已經成爲一團欲火。

我摟著小雲來到酒店的一個活動室休息,我們商量過玩一次之後便回到這�集合,彼此看看自己的另一半的情況,多刺激。我和小雲來到這裡時,另外一對男女,阿松和小豔已經在這裡休息了。看到我們進來,阿松樂呵呵地朝我們打招呼。我摟著的正是他的老婆,小雲有點害羞地不敢看自己丈夫的目光。

我和阿松熱情地開始聊天,他開玩笑說自己老婆的水很多,希望我沒被淹著,我大笑著表示贊同,旁邊小雲的臉可是紅到了脖子根。我們一直聊了一個小時,但阿易和小莜都還沒過來,阿松看了看手表,皺眉道:「他們是不是睡著了?」我很肯定地搖搖頭,「這麽激情的事,小莜不可能睡著的。」又過了十五分鍾,阿易獨自來到活動室,他剛一見到我就大歎:「哥們,你老婆太厲害啦,玩她之前得用手指摳得她高潮一次,做完了還得換上電動棒子繼續刺激,那水流得,床單都濕了。」「哈哈,厲害啊。」阿松大笑著拍拍我的肩膀。阿易跺了跺腳,大聲道:「你們別楞了,我是說真的,她現在還在床上呻吟呢,這麽厲害的女人我還是第一次看見。」「哦?還在享受啊,那你是把美人兒丟下,獨自跑出來的?」阿松問道。

阿易點點頭,「是啊,我答應她一會兒就回去,怕你們等得久了,才出來這下。」「不如,你們兩人一起去玩小莜?」提出這個建議的是我,阿易和阿松的眼光都齊刷刷向我看來,小豔和小雲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「啊哈,這樣也可以?真的?」阿松喜道。

「我確定小莜是不會有異議的,沒問題。」我對于小莜已經有了很深刻的理解,這點程度對她來說連問題都不是。「不過,小豔和小雲可就先歸我了,嘿嘿。」我補充道。

阿松表示沒意見,阿易哈哈笑了,他拍拍我的肩膀道:「沒問題,小豔就跟你了。」就這樣,小豔和小雲跟著我回房,阿松跟阿易去對付小莜。這樣看上去最賺的是我,能有兩個美女玩雙飛。

小豔是三個美女中最高的一個,但身材比較瘦,胸部也不大,她和小雲的胸部合並起來都未必有小莜那麽大。好在小豔的皮膚光滑,勻稱偏瘦的身體摸上去也比較舒服。

小雲和小豔脫了衣服把我推到床上,小雲嘻嘻笑著又把奶頭塞給我吃,我故意用力咬了一下,疼得小雲發出一聲尖叫。她摸著自己的乳房,不高興地說:「幹什麽啊,好痛。」我笑著摟住她,對紅著臉的小豔和生氣的小雲說,「我有個刺激的玩法給你們,要不要?」「咬奶子可不行啊。」小雲先發表了意見,小豔表示想聽聽。我一臉神秘地說,「現在你們就到阿易的房間去,揪住我老婆,狠狠給她兩個耳刮子,就說我欺負你們,要打我老婆報複,別跟你們老公解釋什麽。你們打小莜要來真的,不能是假打。」「真的?小莜不會生氣吧?」兩人嚇了一跳,都望著我。

我肯定地點點頭,「絕對是真的,不騙你們,快去吧。」小豔和小雲一起出去了,片刻後回來時,她們都是一邊走一邊笑。小雲說:「小豔姐抓著小莜的頭發,然後我們一人打了她一個大嘴巴,好爽耶,沒試過這樣打人。」小豔點點頭,「我老公和阿松都嚇了一跳,不知道他們會怎樣對待小莜呢。」「明天就知道了,嘿嘿,不過現在你們得好好侍候我才行。」我笑著把兩個美女推到床上,陽具塞住了小豔的嘴,手捏上小雲的乳房,兩女的愉悅,想必是十分激情澎湃的吧。

隔天早上,我們一起到外面的樹叢中吃早餐,大家放縱一夜之後都有些疲憊。小莜坐在我身邊,昨晚被兩個男人玩弄的她反而顯得最有精神。她的臉有點紅紅的,不知道是被打了後果還是因爲害羞。

阿易和阿松高聲談起昨晚的淫蕩事兒,小莜的表現果然要比小豔和小雲更加淫蕩,她甚至讓那兩個男人看了下子宮頸,還給他們做了毒龍鑽,乳推等等桑拿技師才會做的事情。說起昨晚的事,聊著聊著就提到小豔和小雲突然跑過去打了小莜一個耳光的事。

阿易驚歎道:「原來是這樣,我都還蒙在鼓裡。」「但是,那時候我覺得小莜好像變得更加興奮了?」阿松道出了疑惑,「我聽說有的女人,就算是被打都能興奮起來,這不太可能吧?」「哈哈哈」發笑的是我,我朝他們舉起食指,得意道:「小莜,她就是這樣的人!」小莜在我身邊害羞地低下了頭,默認了我的話。這下輪到他們驚訝了,阿易和阿松都感興趣地追問起來。

「來打個賭吧。」我舉起三個手指道,「你們用皮帶打小莜的屁股,以五十下爲一回合,如果小莜在三個回合內能在生理上達到興奮狀態,就算我贏,怎麽樣?如果我贏了,小豔和小雲今天都是我的。」「輸了呢,怎麽辦?」阿易追問。

「輸了嘛」我看了看小莜,「這樣的事都做不到的話,小莜就讓你們打到暈倒爲止,怎麽樣?」小莜的臉明顯紅了,她害羞地撲入我懷裡。阿易和阿松都大笑起來,他們立刻答應了這個提議。

小莜走到大樹的背後,脫掉短裙,趴下來翹高了屁股。阿易和阿松都抽出自己的皮帶,他們看到小莜這幅摸樣都樂了,「怎麽,還要脫了褲子打啊?」小莜回答道:「是啊,這樣比較,刺激。」她的屁股在微微晃動,雙股中間的肉唇被後面的人看了個一清二楚。

阿易和阿松讓小豔和小雲在一旁記錄,他們兩人揮起皮帶,以七八成力氣抽在小莜的屁股上。皮帶與小莜的臀部相撞,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,小莜微微顫抖。

竟然可以真的抽打一個女人,而且還是別人的老婆,阿易和阿松都興奮起來,手上揮舞的皮帶不知不覺也用上了最大的力氣,小莜的屁股被抽打之後試圖做著閃躲,但沒有一點作用。突然,皮帶準確揮打到雙股中間嬌嫩的肉唇,最敏感的部位發出電擊般的快感,小莜發出一大聲呻吟。

五十下很快就結束了,小莜的陰戶縫隙已經稍微有點濕潤了,不過看上去還不是很明顯。阿易和阿松哈哈大笑,開始了第二個回合,新的五十鞭揮舞而來,小莜的屁股被打得左右亂晃。小豔和小雲在一旁都看得呆了,她們驚訝地看著小莜在虐待中逐漸産生興奮的生理反應。

第二回合結束時,小莜的陰戶已經覆蓋上了一層愛液,興奮的肉唇含著晶瑩的愛液,看上去淫蕩無比。阿易和阿松丟下皮帶,驚歎道:「哎呀,輸了輸了,沒想到今天真的能看到,有女人可以做到這個地步,太淫蕩啦。」我拉著小莜回到放早餐的草地上,小豔和小雲跟在我的身後,賭約是我贏了。不過阿易和阿松現在對小莜都産生了濃烈的興趣,他們的目光沒有一刻能離開小莜的身體。阿易問道:「老哥,小莜夫人的身體可真厲害啊,如果剛才繼續打下去,會不會就這麽高潮了?」小莜害羞地笑了,她指指自己的下面說:「這個嘛,倒是不會這麽敏感,不過打別的地方可就不一定了哦。」她又指了指自己的胸部,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「噢!」阿易驚訝地看著小莜的豐滿上圍,似乎又産生了拿皮帶抽打的想法。我深知小莜的淫蕩勁兒,但現在還隻是剛開始旅途呢。我趕緊轉移話題,聊起小雲的騷勁,羞得小雲面紅耳赤。

我們吃完早餐,一起上了阿松的車,我們這趟旅途都靠阿松的越野車,度假酒店隻是第一站,今天我們要趕到下一個地方,一個美麗的小山村。雖然在車上也發生了一些激情的事,但畢竟路途顛簸,很快大家都累了。

小莜趴在我的大腿上熟睡,說起來她昨晚應該是最累的那個人,畢竟要同時應付兩個男人啊。看著她那泛著潮紅的俏臉,天真的表情,趁機摸了一把沈甸甸的美乳,我也美滋滋地進入了夢鄉。

 

 

二、小山村�的意外

我們一行人來到小山村時,時間已近黃昏,大家一緻決定先選個秀美的地方吃吃飯,掃去身上的疲勞。我們選定的地點在山村裡靠近小溪的地方,這是一個簡陋的小飯店,由于罕有遊人,這兒來的也多數是本地人。

說來也巧,今晚在這飯店吃飯的隻有兩夥人,一夥人是我們,另一夥是五個壯實的漢子,看樣子都是村子裡的年輕人。我們一起在飯店的大廳裡吃飯,這兒的空間比較寬敞,熱騰騰的菜輪流端上來,晚飯終于開始了。

天然的美食讓我們胃口大開,小莜也喝了幾杯酒,紅暈爬到她的臉上,她說話也大膽了許多。我們一夥人有說有笑地享用著美食,不知不覺已經快把飯菜給吃光了,阿易和阿松對于小莜的淫亂曆史顯然頗有興趣,連連追問她能適應什麽玩法。

就在我們興緻高漲地聊著時,旁邊走過來一個大漢,雙手交叉在胸前,大聲道:「嘿,哥們。你們這邊美女這麽多,有沒興趣分一些給我們啊?」大家都愣了一下,我弄清楚這大漢說的話時,注意到他們那邊還有四個男人都色迷迷地朝我們這邊看。我們飯桌上的三個女人顯然是這兒唯一的女性,而且三人都頗有姿色,打扮時尚。

這大漢滿身酒氣,面露壞笑,顯然不懷好意。原本遇到這種情況就得避讓或者報警了,但現在這種大山�哪來的警察呢,再說如果他們要硬來,我們想必也跑不掉。

氣氛凝固了,突然幾聲大笑冒了出來,出聲的是小莜。她拍了拍我的肩膀,又對飯桌上的其他人說:「既然這樣,我作爲代表過去好不好?」大漢望著小莜,嘿嘿地笑了,「才一個人啊,好像有點不夠哦。」小莜跳過來捏了大漢一把,笑道:「等你們覺得我玩不起來了的時候,再叫別人過去好吧。」她就這樣拉著著大漢,在我們的注視下過去對面桌。那幾個大漢顯然有點預料不及,沒想到真的有人自願過去。

我們都知道小莜的本事,倒是淡定得很,又恢複了有說有笑的樣子,不過大家都在看著隔壁桌。

小莜在他們中間坐下,兩個大漢馬上就坐到她身邊,雙手不老實地靠近她的身體。他們那桌距離我們大約有5米,說話聲音聽得不太清楚,但動作卻是可以清楚看到。

兩個大漢開始用太陽曬得黝黑的手去摸小莜的胸部,小莜笑了起來,她沒有退避,反而抓著他們的手,一下子按在自己軟綿綿的乳房上面。對面桌吹起了口哨,五個人一起大笑,同時爲小莜的淫蕩表現鼓掌。

我們看到小莜笑嘻嘻地問了什麽,她旁邊的一個大漢一手捏著小莜的胸部,一手拍著胸膛大喊:「沒事兒,脫吧!這兒的老闆就是我哥,我去讓他把門關上,哈哈。」這家飯店原本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少年經營著的,那大漢跑進去說了幾聲,店老闆跑出來把大門關上,同時還把少年送出門口。他的臉上滿是興奮的喜悅,顯然他也對小莜的身體有興趣呢。

小莜見店門已關好,她笑嘻嘻地從座位上站起來,雙手並用解開自己上衣的扣子,可愛的粉紅色胸罩包裹著飽滿的乳房展現在這群人面前。口哨聲更響了,五個大漢加上店老闆在一起大聲喝彩,而我們也在一旁看著小莜表演。

小莜終于變成全裸了,她白皙的肉體在這群人黝黑的皮膚襯托下顯得尤爲誘人,那對堅挺的豪乳更是讓男人們狂呼不已。小莜挺著胸部,把雙乳送到這群人的面前,她的乳尖已經顯然膨脹了起來,下身估計也濕透了吧。

剛才過來牽走小莜的大漢大聲對我們叫道:「嘿,這位夫人說要讓哥們幾個捏捏城裡來的白奶子,我們不客氣了啊!」他們六人搶著用手去捏小莜的乳房,她那一手也握不住的乳房在男人大手有力的揉捏下變化著形狀,乳頭好像變得更大。

小莜滿臉绯紅,她面前的這幫人好像是第一次見到乳房似的,爭先恐後捏她的身體,要不是人太多,肯定有人開始用嘴吸了。小莜的乳房仿佛成了暴風雨中的小舟,在十二隻手中間晃蕩,沖撞。

小莜制止了他們的亂摸,指著自己的雙乳對他們說了些什麽。隻見到幾個大漢一起大笑起來,剛才那個大漢對我們高聲道:「嘿嘿,夫人說,她的大奶子比較遲鈍,要狠狠捏才夠爽,哈哈